那山、那河、那人

楼主:大漠落雪89 时间:2019-05-26 22:24:00 点击:796 回复:3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
  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处几清明。

  关于清明的诗,我独喜欢苏轼这首。清明的意思是清淡明智。“清明”是夏历
  二十四节气之一,时间约在每年的阳历4月5日前后。在春分之后,谷雨之前。
  《历书》:“春分后十五日,斗指丁,为清明,时万物皆洁齐而清明,盖时当气
  清景明,万物皆显,因此得名。

  清明节是我国传统节日,也是最重要的祭祀节日,是祭祖和扫墓的日子。扫墓时,
  人们要携带酒食果品、纸钱等物品到墓地,将食物供祭在亲人墓前,再将纸钱焚化,
  为坟墓培上新土,折几枝嫩绿的新枝插在坟上,然后叩头行礼祭拜。

  每年临近清明,我就会想起那浓绿的山坡,那山坡前浮着轻纱般雾气的小河,那山
  坡上的两座坟茔。

  那年,我去祭拜时,正直北方炎热的夏天。我从大连回故乡的第二天,得知奶奶去
  逝的消息。我的好朋友夫妇开着检查院的车,送我去勃利县的小姑家。奶奶和小姑
  在一起生活很多年。我到的时候,家族里的亲戚来了许多。父亲的眼睛红红的,我
  从没亲眼看见父亲流眼泪。母子连心,我猜想父亲是哭过了。奶奶的紫黑棺木停在
  院子临时搭的棚子里。我跪着在奶奶的棺木前磕过头。

  晚上,那个爱我的男人开车来了,看见他我很意外。那时我们正在感情里纠葛。
  我极其冷淡的不看他,不搭理他。搞得他很尴尬。他高声喊我的和他出去说话。
  我们走到院子外,站在他的黑色轿车旁。开始激烈的争吵。突然,他抬手打了我
  一个响亮的耳光,我仰起头流泪。看见月亮好大好圆好亮。

  我愤怒的打了他更响的一个大耳光。他愣怔了一下,突然就笑了。然后把我揽进怀里,
  说了很多疼惜的话,我们又和好了。有时,我想爱情究竟是一种什么东西呢?

打赏

130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大漠落雪89 时间:2019-05-26 22:32:16
  最近还是特么忙。续贴一篇旧作吧。写新的文字我还没有空闲安静下
  来的心情。那此时就贴还能找到的一点旧作。空闲我可能会重新写一
  我丢失的那些文字。比喻我去普陀的那篇一万多文字的游记。



作者:大玲小芳 时间:2019-05-26 22:33:58
  越懂得珍惜,对,就是这种感觉!
我要评论
楼主大漠落雪89 时间:2019-05-26 22:36:51
  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依然清晰的记得奶奶那张流血的脸。想起来却从
  没害怕过。天未亮,大卡车拉着奶奶的棺木去火葬场,大姑和小姑疯了
  一样哭喊着,看着揪心的疼。

  虽然去得早,但也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等排到奶奶,看着一股股轻烟
  从很高的烟囱升腾出来。人的生命不过如此,如烟般消逝了。送奶奶的
  骨灰去坟地与爷爷的合葬。

  车子经过几个村庄,一家一家的红瓦土墙的房屋,那半开半闭的木窗像
  是昏昏欲睡的眼睑,却不经意间透射出古朴的魅力。屋前后是个用篱圈
  住的菜园子,绿得郁郁葱葱。一派田园风光。

  坟地比我想的遥远很多。我们离开大路,盘绕穿过森林,车子气咻咻地爬
  上一个很窄的土路。在一座山坡前嘎然停下来。阳光下的森林一片发亮的
  深绿色。爷爷的坟茔在这向东的山坡上,坟茔的左边还有大爷的坟茔。
  山坡下有条河。夏天的河水像初生育后的母乳,非常丰沛。河的声音喧哗。
  山坡上有低矮的柞木树和小松树,野花大把大把地香开来。

  我们都跪拜在坟茔前的草地上,奶奶和爷爷的骨灰合葬。我不知道爷爷之前,
  我的祖先的坟地是葬在那里?

  墓地是爷爷活着时候,挑选好的。坟茔的位置与爷爷挑的地点还差点距离。
  但因爷爷去逝时,送葬车到这里就坏了,大伙就说是天意,就葬这里吧。

  后来就传出爷爷的坟埋偏了,风水偏老三家。父亲在家里排行老三。我们
  家族的后人里面,我们家的孩子发展的最好,最让父母省心。
  我的嫂子虽是法官,她却神叨叨的信风水宝地之说。

  这是我唯一的一次去祭拜爷爷和奶奶,还有我那用大半生研究红楼梦的大爷。
  清明节,我会情不自禁的想起那山,那河,那山坡上的人。
楼主大漠落雪89 时间:2019-05-26 22:49:11
  人生有很多奇怪的现象难已解释。他家的祖坟也在那个山坡上。两家的
  坟茔离得很近。

  夜里,大家换班守陵,我没哭,因为奶奶瘫痪很多年,后来耳朵又聋了。
  小姑伺候的不干净,吃饭也是有一顿没一顿的,很遭罪。奶奶也被父亲接
  我家生活过一段时间,那段时间父亲白天要上班,晚上要照顾奶奶,父亲
  老的很快,添了很多白头发。

  也许,奶奶是心疼儿子,或因奶奶家的所有财产都给小姑了,大家商量好谁
  得财产是要养老送终的。奶奶住了一段日子,还是闹腾着回了小姑家。

  我看望过在小姑家的奶奶,瘫痪在炕上,乱蓬蓬的头发,很脏很可怜的样子。
  你怎么也不会想到她曾经是多么洁净的人。真是活着遭罪!
  走了也是一种解脱。我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太冷血吗?确实是我的真实想法。

  那个夜晚,漆黑的棚子里,我一个人跪在奶奶的棺木前,身边的铁盆里燃
  着烧纸。闪着明明灭灭的鬼火。我却一点也不害怕。我不知道第二天,有
  什么说道要打开棺木。我清楚的看见奶奶肿胀的脸。脸上流着鲜红的血。

  大伙都说怎么流血了?一个人说是见到想见的人了。
  那一瞬间,我的心似崩溃的田土,泪如流莹。悲伤得无以复加。
  前面贴的拉了这段文字。在这楼里补上。
  空闲我在来继续贴。

楼主大漠落雪89 时间:2019-05-27 04:09:37
  在勃利县区域的一个村子,村里有一家富裕的大地主,大地主唯一的女儿
  就是我的奶奶。我不知道奶奶的父亲我该叫他什么?这样的辈分怎么让我
  混乱。

  大地主只是因为他开垦的农田非常之多。这是后来土改规类成分成大地主的
  原因。他个子不高,长得很像马克思,就是没有大胡子。水性非常好,能在
  水里游十八里地。

  爷爷是那村里最威武英俊的男孩子,家境殷实的小农户。爷爷在大地主家扛
  长工,被大地主相中。奶奶就嫁给了爷爷。爷爷在家排行老六。后来,爷爷参加
  红军上了部队。有探亲假才能回家。

  那年,奶奶生小姑的月子里,一个躁动不安的夜晚,公安抓小偷,在奶奶家的后
  窗一声枪响,像剪刀一样哗地将惊恐剪开了一道口子,奶奶吓疯了。犯病的时候,
  手舞足蹈,磨磨叨叨的说自己是天上的神仙。一会儿她就做了好几个神仙。总翻
  来覆去念叨那么几个神仙的名字。

  有时,犯病就疯疯癫癫地跑了,无论刮风下雨,半夜三更。奶奶跑,父亲也跟
  着跑。父亲那年12岁,成天看着疯奶奶。跟着奶奶到处疯跑。

  爷爷和大爷都在部队里。二大爷在县里的学校上学。大姑做饭做家务。只有父
  亲能看着疯奶奶。

  奇怪的事,奶奶睡睡觉,突然起来,瞪红眼睛说,那个村有个病人,等她去治病。
  奶奶到处给人看病。真治好了很多人的病。奶奶给人看病,父亲在一边看着。
  奶奶就把一大碗酒用火烧热之后,病人那里疼,用酒用手一遍遍揉搓。揉搓红了,
  烧上一大把香熏。病就给治好了。

  半仙的名气就这样传开了。许多人找上家门来看病。奶奶不要钱,给她供奉的
  神仙上拄香,上点供品就行了。来的人越来越多,供品也多。
  父亲他们经常吃送来的供品。

  奶奶疯了三年多。奶奶生最小的五叔的时候,因封建迷信被抓去做牢了。
  父亲背着五叔去监狱吃奶。出来后,奶奶还是偷着给人治病,有些人还是
  偷摸的来。

  爷爷退伍后,被调到勃利县里工作。成了县里的干部。不能确定那次去奶奶
  家我几岁?我在奶奶家住了一个寒假。奶奶个子不高,长得清秀,脸特别白
  而有光泽。不像六十多岁人的样子。小脚小碎步的走路。
楼主大漠落雪89 时间:2019-05-27 04:28:27
  爷爷从部队转业分到县里工作,家也随着搬到了县城。奶奶家就在县里
  繁华的商业地段。那里有很大一个照像馆,东风照相馆。百货大楼。
  水泥的街道,道两旁有高大粗壮的榆树。

  我记事很晚,以前可能我也去过奶奶家,可一点印记都没有。父亲那次带
  我去奶奶家,我总错误的认为,那是我第一次去奶奶家。奶奶住的那栋房
  子的人家,每家都是整齐的木板围拦的院子。

  父亲带我走进其中一家的院子。院子非常小,更奇怪的是眼前的房子只有窗户,
  没有门。右边的窗户下有不高的厚木板搭的台阶。父亲走上去,推开了窗户,
  让我也上来,我踏上那木版,心里就担心会不会压折了木版。那时,我很胖,
  邻居们都叫我胖丫头。

  父亲等在那里,接我进去。屋里有同样的木台阶。屋里宽敞整洁。两个燥台,
  两个碗柜,做饭用的餐具也是两套。奶奶家真富啊。走到屋子的中间,左边
  有一个兰色顶部带四小块玻璃的门,父亲推开门,奶奶那时正挥舞着鸡毛掸子
  擦天抹地呢,看见我们进来,差点没从墙柜上摔下来。

  奶奶欢喜的叫着我的小名,在我的胖脸上掐了一下。我赶忙扯着父亲的衣襟躲
  着奶奶,又忽闪着大眼睛偷看她。西炕看书的大爷笑着说,这孩子胆子真小,
  见了自己奶奶还害怕。

  屋子很大,东西两铺大炕,东西窗户很高很宽,屋子显得更亮堂。墙柜上方的
  墙上挂着两个大镜子,其中的一个写着爷爷的名字和县政府。县里给的奖品。
  墙柜上的玻璃花、好看的玉人儿、香坛子、鸡毛掸子、青花瓷瓶,还有爷爷心
  爱的那只老酒壶。

  墙柜下面放着很大的一个八仙桌,炕上有古红色的炕琴柜,柜上面的花布帘里
  叠着整齐的棉被。大爷的炕琴柜上有一对精美的黑皮箱子。

  那时,奶奶的孩子们年轻美丽英俊。尤其是大爷是兄弟里最英俊有魅力的一个。
  爷爷和大爷都上过朝鲜战场的军人。

  小孩子忘性强,在奶奶家多日,我都以为奶奶家是没门的,只能走窗户。
  有一天傍晚,大爷家的冬梅姐领我去前院,我不仅发现奶奶家有黑色的
  两扇对开的大铁门。还发现了那个仓房。吓得我后背飕飕的冒冷风。

  我不敢回头,好象身后就有一个舌头伸得很长的女鬼。我的身体筛糠般的抖。
  我是想起了妈妈讲过的事情,仓房里吊死过一个女人,死得很难看,
  舌头伸出很长。
楼主大漠落雪89 时间:2019-05-27 04:36:31
  发点写过的文字与高隐君关咖们分享。也想看看关咖们过去写的文字。
  论坛玩了这么多年,总会有用心写的惊艳的几篇文字。

  比喻前段时间我看过朱二的一篇小说。写的非常的惊艳好看。真希望他
  能再来写小说。他的很多文字在红袖我真没看过。
作者:南狼坨子 时间:2019-05-27 05:16:11
  写得有意思,慢慢看。
我要评论
作者:方明镜 时间:2019-05-27 05:45:06
  大漠也不要睡觉啊。真能写,佩服。
  • 大漠落雪89: 举报  2019-05-28 04:34:02  评论

    明镜这是过去写的文字。现在那有这么多时间和心情写文字了。还需要忙几个月。忙过了,还要带女儿出去散散心。她太宅了。怕是孤独久了抑郁
我要评论
作者:悠悠有忧呦 时间:2019-05-27 14:40:57
  娓娓道来,读起来很有感觉啊。
我要评论
作者:既然她回家N 时间:2019-05-28 04:36:47
  越懂得珍惜,对,就是这种感觉! @大漠落雪89
我要评论
楼主大漠落雪89 时间:2019-05-28 04:44:55
  那时,我是相信世上有鬼的。漫长的黑夜里,我们几个孩子经常围着父母,
  嚷嚷着要听故事。母亲穿着兰花布的衣服,胸前两根黑亮过膝的大辫子。
  母亲有时讲故事,有时唱甜美的情歌给我们听。

  哎!月亮出来亮汪汪,亮汪汪,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哥象月亮天上走,
  天上走,哥啊,哥啊,哥啊,山下小河淌水清悠悠。哥啊,哥啊,哥啊。
  母亲唱的动情深情,韵味特别。
  我听过别人唱这首歌。感觉都没有母亲唱得好听。

  父亲有时讲封神榜。故事里的妖魔鬼怪很多,千年九尾金毛狐的妖媚及
  作恶多端的残忍。吸尽苏妲己魂魄元气骨髓,借其空皮囊化形为妲己。
  狐妲己的结局是在武王克殷后被姜子牙用降妖镜逼住现出原形。
  然后把她装进袋子用木碓捣死。

  费了这么多周折,因为行刑的刽子手让她那“千妖百媚妖眼”撩拨得下
  不了手。比干有一颗“七窍玲珑心”,也就是一颗天生有七个洞的珍奇心脏。
  比干在朝歌被纣王逼迫剖玲珑心以后,掩袍不语,面似土色,他单骑纵马南行。
  知道南行心地,就会长出心来。

  行至牧野荒郊,遇上老妇叫卖“无心莱”。比干问:“菜无心能活,
  人无心如何?”老妇说:“菜无心能活,人无心,该他死!”
  比干听后,长叹一声,口吐鲜血,坠马而死。

  骤然,天地霎时皆黑,狂风大作,飞砂走石卷土成墓,将比干尸体埋
  于土中,人称之“天葬墓”。无心菜,原是比干的七窍丹心而化成,
  三个叶,没有心,长满坟堆。周围古柏,“呜呜”一片悲鸣,悲伤的
  直不起腰,抬不起头,后来都变成了“弯柏”。

  父亲讲封神榜,从商纣王一天来到娲皇宫,来祈求女娲娘娘的保佑。
  一阵风吹起,看见女娲娘娘的像。看到女娲娘娘的像是那么乳丰臀大,
  富有性感,精力充沛的商纣王,禁不住心旌摇曳,在娲皇宫的墙上题了
  一首淫诗:

  凤鸾宝帐景非常,尽是泥金巧样妆。
  曲曲远山飞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
  梨花带雨争妖艳,芍药笼烟骋媚妆。
  但得妖娆能举动,取回长乐侍君王。

  讲到后来,姜子牙助周灭纣成功。奉元姶天尊的法旨封神,比干被
  追封为“文曲星君”。

  那天天气有点阴森,寒冷的西北风吹在光秃秃的树枝上,发出格格的响声。
  鬼叫似的,好象九尾狐在大风里张牙舞爪呼嚎而来。感觉屋子里也阴森森的,
  吓得我像被窒息似的不敢大声喘气。怕鬼怪闻着我的气味被抓走。
  我害怕极了。

  有时,晚上睡不着觉,看着家里土坯房子的棚角。就有一群小鬼在那里走。
  它们长得像扑克牌上的Q、K上的小人摸样。
  我很害怕,但还是忍不住看那些小鬼在那里跳。奶奶家仓房里曾经吊死过
  一个年轻的女人,那女人就是我的大娘。
楼主大漠落雪89 时间:2019-05-28 04:59:47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晒蝶。
  唱罢秋坟:用李贺《秋来》“秋坟鬼唱鲍家诗,恨血千年土中碧”句意。
  指诗人亡妻后愁苦的情怀和遗恨就像“苌弘碧血”那样永远的难以消释。

  诗人纳兰性德身为宫中一等侍卫,常要入值宫禁或随驾外出。
  所以尽管他与妻子卢氏结婚不久,伉俪情笃,但身不由己,因此两
  人总是聚少离多,夫妇二人都饱尝相思煎熬。昏后仅仅三年,
  卢氏年仅二十一岁芳龄,竟然离纳兰性德而去了,留下了一个无法
  弥补的终生痛苦与遗憾!

  大爷的爱情命运与纳兰略有相似。大爷从朝鲜战场回来之后,工作分在
  齐齐哈尔福拉尔基北满大钢厂的保卫处,任保卫股长。在厂里和一位容颜
  俏丽身姿苗条的女秘书一见钟情。

  爱情的火花点燃了两颗年轻的心。他们是那样的相亲相爱,海誓山盟,
  甚至自己订婚。他们的爱情涂着宿命的色彩。

  奶奶的一个叔辈五妹子,十几岁参军,解放后,分在街道当主任。两个
  老太太闲聊中提起大娘。大娘是五妹子的亲戚。当时,大娘在街道服装厂
  里做熨衣工。不知道什么原因离婚?老太太们就自以为是的做主把大爷的
  婚事订了。

  大爷是接到奶奶生重病的电报,才回家的。并不知道有一场荒唐的婚礼等着
  他做新郎。大娘没念过书,人长得不漂亮,愚笨憨厚的样子。嘴长得又厚又
  大拱得厉害。大爷不同意,奶奶寻死觅活的闹腾。

  年轻时候的大爷孝顺。别扭的婚礼结束。三天之后,大爷回到单位,立刻邮
  给奶奶一封家书。告诉奶奶自己有心爱的姑娘。不要大娘,三天没和大娘合房。
  态度坚决要退婚。

  奶奶慌忙打点包裹,送傻憨的大娘上火车去找大爷。在火车上,大娘把
  包裹弄丢了。哭着嚎着找到大爷单位。动静闹得很大。女秘书并不知道大爷
  回家结婚的事情,一直认为回去看奶奶生病的。

  那时,人都是很封建的,在别人眼里,大娘才是名媒正娶的妻子,这样的事情
  是很丢人的。无论大爷怎么解释,怎么想挽回他的爱情,女秘书都不肯再给
  他机会了!

  单位也把大爷调到钢厂下属的一个粮站工作。任命为粮站主任。那时,有很
  多人饥肠漉漉的挨饿。单位职工全都偷粮站的粮食。只有大爷不偷。
  万般无奈,大爷转回了勃利县。

  安心的和大娘过起大家庭的生活。我的父母也吃住在奶奶家,母亲在县
  里广播站当广播员。家里还有大姑和小姑。俗话说,大姑子多婆婆多,
  小姑子多舌头多。

  更何况小姑看着愚笨的大娘总是咬牙切齿看不顺眼。家里是少不了争吵的,
  争吵,是因为人都长着舌头。就像古希腊那位智者伊索,他认为世间最好和
  最坏的东西都是舌头。舌头偏偏人人都有,难道你能让舌头闲着?
楼主大漠落雪89 时间:2019-05-29 04:55:31
  自大娘一踏进奶奶家,她便格外小心谨慎,宽容大度。但尽管如此,
  却也难逃小姑闲了羞辱欺负。姑嫂的争吵,每次小姑都要占便宜才会罢休。
  吃一点亏就大惊小怪到奶奶面前告状。奶奶是娇宠小姑的,每次都要为小姑
  撑腰。奶奶不直接骂媳妇,而是找茬骂儿子。骂得儿子忍无可忍打得
  老婆鼻青脸肿。家庭暴力经常发生。

  结婚三年多,大娘已有一对可爱的儿女,摸样长得像大爷,只是嘴长得
  像大娘。又厚又大的拱嘴。冬梅姐还是奶娃,大娘又一次被大爷殴打之
  后,深更半夜在奶奶家的仓房里悬梁自尽了。

  第二天早晨,母亲懵懵懂懂之间去仓房,看见有个黑色的人吊在房梁上,
  样子很难看,舌头浪荡出来很长。母亲惊吓的失声尖叫,一屁股坐地上,
  吓傻了。

  死人是要报案的,警察来勘察了现场。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娘家人也来了,
  不依不饶要送大爷去坐牢。大娘任性的死而把大爷的世界搅得昏天黑地。
  大爷很长一段时间里接受着无数针一样刺过来的目光。大爷家的冬生哥和
  冬梅姐,我想他们应该是奶奶的孩子,奶奶操心的伺候他们衣食。

  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而在一个小孩子的心里,这一切透着苍凉、凶险
  和恐惧,凶险和恐惧,它们就像两粒坚定而又奇异的种子,埋在了一个小孩
  子的内心。从小到大,我一直都不喜欢小姑,无论她对我有多好。

  我见大爷的时候,他已经躲进了红楼梦的世界里,开始研究红楼梦,
  大爷是“红迷”。从此红楼梦里的人物走进大爷日后的生活,融入他的血脉,
  并陪伴他穿越很多的岁月,很多的白天和夜晚。那么英武的男人,那男人是
  那样的出类拔萃。从大娘死后,再也没娶,再也没有过女人。

  看见与红楼梦有关联的文字出现,我就会想起大爷,想起他在西炕的炕桌上
  认真写得一本一本文字,落起来很高。那本翻来覆去看得古书红楼梦。
  他用了大半生的时间来献身红楼梦故事。真是红楼一梦终成空啊!
楼主大漠落雪89 时间:2019-05-29 05:09:40
  奶奶家每天的早餐,都是爷爷大清早出去,买回来油汪汪的淡黄色的
  油条,热乎乎的结一层薄薄皮散着香味的豆浆。我不知道自己该吃多少
  才好?每天我都吃不饱。

  那时,我在自己家里一顿饭要吃两二碗玉米馇子。母亲经常说先吃完的
  不管,后吃完的刷碗。疼爱的看着我笑。我规矩的盘着小腿,细嚼慢咽的
  吃了一碗又一碗。最后饭桌上准剩我一个人。吃得小肚子圆鼓鼓的。有个
  老太太说,这孩子慢腾腾的带着福样。

  爷爷买回来的油条都是两根粘在一起的。爷爷问我一根半能吃饱吗?我心
  里话,爷爷这是让我只能吃一根半吧?我说能吃饱。我把粘在一起的油条
  掰成两根,吃一根再吃半根。喝一碗豆浆。吃饭不饱更感觉着饿的慌。

  有时候,天没亮,我和冬梅姐穿着奶奶找出来的破衣烂衫。拐着一个土篮子,
  去离奶奶家不远的一个工厂。路边每隔一段就竖着一盏明亮的街灯,圆圆的
  造型和周围的墙及树木极协调。那工厂的烟囱看上去高得耸入云端。我们从
  小门进工厂的后院。院子里有如小山的煤灰堆。刚从大锅炉里新倒出来的煤
  灰冒着热气。

  我们一些小孩子攀爬上去各自占领一边,用铁丝做得小铙子啪啦着检煤核。
  有时,在大半坡上站不稳。脚就踢踏得煤灰满天飞。冬梅姐皮肤白的就像是
  从面缸里爬出来似的。这时,我们鼻尖是黑的,脸上也一块黑一块白的。
  互相帮着搽脸上的煤灰。越搽越黑。互相看着暴发出哈哈大笑,笑得简直
  岔了气。

  大多时候,会检满一土篮子煤核。我们抬着一路步履蹒跚,两个邋邋遢
  遢的小孩子歇上三四次才到家。奶奶见了喜滋滋地说了又说。好孩子,
  真能干。我们就一脸幸福的小摸样。

  奶奶有时候做玉米面汤条子,我帮着拉灶锅底下的风匣子吹火。吱噶呼
  哒声像古乐曲。奶奶用白铁片做得漏斗似的汤套,底部如筷子细。甩出来
  金黄的玉米面汤条绕大锅两圈那么长。没有看过比奶奶甩汤条子更长的人。

  黑夜来临,街坊邻居爱串门的就像走马灯似的你方唱罢我登场,奶奶家来了
  位漂亮老太太,脸上总挂着笑容,说起话来像短跑选手,一经启齿,总以
  很快的速度奔赴句尾。奶奶对我说叫姑奶,爷爷的妹妹。她总是找爷爷说话,
  开玩笑。爷爷很高兴。

  爷爷长得很帅气,特别身上有股军人的阳刚干练的气势。爷爷总喜欢穿着
  中山装,黑皮鞋搽得锃亮。打扮得整洁利落,嘴巴上黑黑整齐的小胡子。
  说笑之际露出的牙齿衬着黑胡子显得洁白而又健康。极有魅力。

  那时,我的父亲也是留着漂亮的小黑胡子。他们影响了我长大后欣赏男人
  之美的眼光。姑奶拉呱够了,前脚刚走,奶奶就开骂。爷爷黯然的唉声叹气。

  有时,奶奶烧香跪拜供奉的神仙,立刻进入一种目不斜视、心无旁骛的虔
  诚的状态。任何话语在奶奶跪拜仪式进行时,都显得是多余的。这时,大
  爷用吹毛求疵的眼光盯着奶奶,那股子挑剔劲儿平时是看不到的。

  大爷愤怒的抨击奶奶装神弄鬼封建迷信。两个人为此经常东西炕对着高声
  吵架。大爷眼睛瞪得溜溜圆,脖筋都气得暴起来。奶奶的眼睛也瞪得通红。
  像两个有深仇大恨的敌人。怎么会想到大爷曾经是多么孝顺的儿子。
  爷爷夹在中间不断的摇头叹气。唉!唉!唉!
我要评论
楼主大漠落雪89 时间:2019-05-29 05:17:11
  约了客户对帐算账。等贴完这些文字。我会写点生意里的一些有趣的事物。
  大家在一起玩愿你们都能让自己快乐!
  旗鼓相当的对手是更好的玩伴。
楼主大漠落雪89 时间:2019-06-01 04:29:57
  奶奶家的街坊邻居里,有一家裁缝铺。多半是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奶奶会去
  那里说会话,临走时,铺子里的老太太把裁衣服剩下的碎布头揽吧揽吧塞给
  奶奶。奶奶抱着一满怀的碎布头如获至宝的回来。然后我们都坐在炕上那堆
  碎布头前,将那些碎布头理出来,大块放一堆,小块放一堆,一块块的挑拣好。

  后来,奶奶把碎小的布头抹上糨糊一层层粘成厚大的布片。放在热炕上烙干后。
  剪成鞋面大一块块的,用木制的鞋模子套上剪出鞋帮。奶奶做这些的时间里,
  教我和冬梅姐搓细细的麻绳。

  我们搓了好多天,好几大团鞋绳。奶奶用旧了的棉布一层层,一针针地纳着
  鞋底。麻绳一针针涩涩地穿过厚厚的鞋底。每一针,都要用鞋椎子扎透,再
  用针用顶针辅助着,穿进去,又从背面扯出来。

  我常常在半夜醒来时,还看到奶奶在灯下一针一线地牵引着。许多个夜晚之后,
  一双精致的千层底棉棠绒鞋就做成了。给大人做得鞋都是白底黑面的。
  给我和冬梅姐做得鞋是白底红面的。看着精致漂亮,穿着暖和舒适。

  奶奶把大块的布头一块块地拼上,一针一线地缝上,那些碎布头终于拼成了
  一个花得不能再花的书包。颜色相近的布又缝到一起,续点棉花,缝制成了
  一幅棉手套。

  有时,奶奶也用红红绿绿的彩纸剪出窗花,窗花里的花儿鸟儿和牧童骑在
  牛背上简直都是呼之欲出的样子。我好奇的想,奶奶的手真巧,很厉害的样子。
楼主大漠落雪89 时间:2019-06-01 04:50:30
  有一天,冬梅姐带我去小姑家玩,拐了一个弯又一个弯,路过一个喧嚣的
  菜市场。然后又七绕八绕的走进一个胡同。在很气派的一个黑色大门前停下
  来,大门的两边各有两间红砖房。院子里六间红砖房更高更宽。门窗更大。
  院子里有两只黑色大狼狗在那里徘徊、咆哮,揪扯着锁链,要阻止我们经过。
  我小心翼翼的溜着墙边进去。

  刚一进门,厨房散发出的热气立刻雾得看不清楚。转进宽敞明亮的客厅,屋
  子里可够热闹的,一台老唱机在屋子的一角喋喋不休地唱着歌曲,屋子里有
  小姑家的三个孩子,还有邻居家的几个孩子。

  在糖酒公司开车的姑父,在糖酒公司当出纳员漂亮的小姑,还有他们的两位同事。
  小姑见我们来,亲热的忙捧过来各色花样的糖块。漂亮多彩的糖纸都是我没见
  过的。那时我喜欢收藏各色的糖纸夹小人书里。

  一会大姑家的秋姐进来,放了很大的一个圆餐桌,给我们安排好座位吃饭。
  下面的菜便一道接一道地紧跟着上来了。有小鸡炖蘑菇、有煎刀鱼、有红香肠、
  有红焖的猪肘子。满桌子的好吃的菜肴。这是我难以忘怀的一顿饭。
  因为其丰盛和漫长是我从未经历过的。饭后,秋姐将一只巨大的托盘端上桌来。
  多样水果罐头倒在一起做的拼盘。只是我的小肚子里实在一点空隙也没有了。

  我们这些孩子在一起玩的时候,发生了争执,记不清我和冬梅姐为什么会动手
  打起来的。大姑家的秋姐拉偏架。我才吃亏被冬梅姐多打了几下。冬梅姐跳脚
  说不许我跟她回奶奶家。我倔倔地想,我以后再也不搭理你了。

  气哼哼地扭头就跑出小姑家。东走走,觉得不对。又西走走,觉得不对。
  走来走去,团团转。怎么就找不到那个菜市场呢?越找不到越着急。看着
  太阳慢慢的偏西。心里越来越害怕。心里话,我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回到奶奶家。
  天黑之后鬼就会出来了。

  忧虑不安地仰望天空,仿佛会有鬼怪随着黑夜一同落下。黄昏的景色,
  令人目不暇接。被高楼隔开的西边的天空还映着一片红霞,那么丝丝缕缕的。
  一会儿,夜的黑幕已将它全部笼罩,而高楼和街上的灯火则急速绽放,给夜
  晚的县城增添了一抹亮色。车辆仿佛被匆忙到访的黑夜催促着,争先恐后地
  向前行驶,道路非常拥堵。

  穿行在喧闹的街道上。我开始想念父母兄妹,想念奶奶,甚至想念刚刚吵架
  的冬梅姐。更害怕身后会跟着妖魔鬼怪。我是怕后的,我喜欢吃猪尾巴。
  母亲说小孩子吃猪尾巴怕后。我想鬼都是黑夜出来的。分明我听见身后怪异
  的鬼的声息,不敢回头,心里已被吓得鬼哭狼嚎喊爹叫娘。

  还听见四周发出凄厉的叫喊声,有人被鬼给吃了。我惊吓的汗毛立起来了,
  黑夜像无边的网,网住我飞奔着的脚步。

  失魂落魄茫然的走着,突然就听见有人一声又一声地喊我的小名。看见转悠
  找我好久的五叔。五叔推着一辆黑色自行车,浓密的黑头发,仪表堂堂。
  傻丫头,奶奶都急坏了。被冻得红红的小鼻子酸酸地涌出一腔的热来,我
  抽抽噎噎地哭起来,心中满是委屈。五叔把我抱上自行车栽回家。

  见着奶奶抱着她哇哇地哭起来,奶奶看见我高兴得说话有些哽咽,她背过
  我转身去擦眼泪,然后又凶巴巴的絮叨冬梅姐不是。小孩子打过闹过不记仇,
  还是会玩在一起。冬梅节有八个粉红色的猪胳哈和一个花口袋。我们经常
  在奶奶家黄色胶刻板的炕上抓胳哈。把口袋抛起很高之后,去抓胳哈。我
  总是赢不了冬梅姐。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父亲来接我回家。看见我就说,胖丫头,怎么瘦了呢?
  我偷偷的告诉父亲吃不饱。爷爷只让我吃一根半油条。父亲笑呵呵地说,
  吃不饱就让爷爷多买几根,傻孩子。后来,父亲和爷爷说,爷爷很奇怪地说,
  一根她也吃不完吗?她那份每天都要剩下一根油条。

  北方有个习俗,上车饺子下车面。我和父亲临走那顿饭,奶奶包的饺子。
  猪肉、白菜、鲜蘑菇馅。由于急着赶汽车,饺子刚从锅里捞出来,还很热,
  我和父亲就急急忙忙的吃,那饺子又香又鲜。就是太烫舌头了。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一顿饺子,以后我无数次的吃饺子,再也没吃过奶奶
  包的那么好吃味道的饺子。回忆起那些流逝在岁月里的往事,仿佛又看见
  亲人们活生生的样子…

我要评论
作者:徐不老 时间:2019-06-01 07:15:27
  真的不错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闲人3019 时间:2019-06-02 13:42:46
  下午好
作者:九五三七片 时间:2019-06-02 15:22:06
  大漠姐姐是个妙人儿
作者:石柒柒 时间:2019-06-03 10:23:15
  这还藏着一篇好文。这些日常的亲情,让人感动
作者:打酱油627 时间:2019-06-03 21:30:21
  观念不同,经历不同,想法不同,眼光不同,不必理解,互相尊重
作者:豪气3459 时间:2019-06-03 22:25:19
  不错,一个字 牛!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pt电子游戏技巧_天涯论坛